公告:

主页 > 关注 > 生态聚焦 > 每周热点 >

沈舒畅—写情诗的大才子

发布时间:2017-12-20 20:14  来源:消费日报网   浏览量:

  最近在网上结识了一位写古体诗和情诗的网红诗人沈舒畅。他写的古体诗总给我一种古代秀才或私塾老先生摇头晃脑之乎者也的画面感。但读到他的情诗,便能感觉到诗风忽转,像极了仓央嘉措和纳兰容若;又像月下举杯的才子,像含情深望的女子,诗情画意感十足。

  如下面两首沈舒畅的作品,词中描写爱情中情思深苦的绵长心境。全词纯用自然真切、简朴清爽的白描语句,写得天然浑成,毫无雕琢之处,却格外真切感人。

  【过往风景】:

  燕子衔春泥时,你牵我的手,听花开的声音很轻。

  爱你,

  那时的风景里,那年我的决定。

  岁月在墙上剥落无声,一 如相思蔓上我心菲里,

  剥落的疼。

  谁许下的愿望很好听,谁还记的曾经谁的真诚。

  在没有你的春风里,心疼到安静。

  燕子在飞行,我却不敢看风景,怕怎么都能看出你的背影。

  我怎样想谁的念头都是错,

  可凭空总能勾勒出你忽然清晰的轮廓。

  只是我,不敢用手去触摸,

  我心里知道。

  那都是,过往的,

  风景。

  ――――作者:沈舒畅

  【你的消息】:

  我逐着风中的花,殇了的香,任性流浪。

  雪幽皎了月光,照白了苍凉。

  桃花的笑和你描述的远方,翻为我掩不住的伤。

  我留有余地的梦,却把我套在梦的正中央。

  我在过往里参不透过往。

  我放弃过天地,我逆着时光,在静止的一滴眼泪里独怅。

  早也好,晚也罢。知道了你的消息,我才明白,原来,我是世界上最痴情的情郎。

  这一之间的一念,我顿悟了生死,我的心口不在有那个人。

  我还会在月光下弹琴,只是音律里,了无相欠,一如初场。

  ――――沈舒畅

  在诗词创作上,沈舒畅呈现出轻盈与古典婉约两个侧面,他的诗词灵性十足,直指人心,又带有晶莹剔透的质感,正如他词里写的“我在红尘昼夜里,性痴故,辩不得。情如何起?又归何处?”。在这个时代,能在古体与现代情诗中恣意游走,将传统文化和爱情滋味如此淋漓尽致的书写,恐怕也只有沈舒畅了。虽已阅过万千网红故事,但只有沈舒畅的诗才能悟出爱情的灵魂与真谛,而沈舒畅则是这个时代里当之无愧用情写诗的大才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本站不对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进行相应处理。xfrbwstjj@163.COM

【责任编辑:刘涛】

收藏

数字版

tj171

| 关于我们 | 报社招聘 | 免责声明 | 站点地图 | 人员查询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7605353 商务合作:010-67604888 Email:xfrbw218@163.com xfrbwlb@126.com

消费日报社地址 Add:北京市丰台区定安东里20号 邮编 P.C. 100075

京ICP备15058293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012006044
本报法律顾问: 岳仁东 律师
消费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7 by www.xf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