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主页 > 关注 > 生态聚焦 >

四大春老大花汉春考古:化妆这件事是怎么开始的?

发布时间:2018-12-24 11:36  来源:消费日报网   浏览量:

中国历史悠久,朝代众多,每个朝代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的化妆风格,甚至每个朝代的不同时期都有众多变化。在上古时期人们已经开始了对自己面貌的“改造”与妆点。在古代不乏有“四大春”者把这件改造之事做得精益求精,“四大春”何许人也?明嘉靖年间的花汉春,明崇祯年间的戴春林,清同治年间的孔凤春,清道光年间的谢馥春。从“年龄”排名来说,花汉春无疑是年纪最大的“老大”了。这“四大春”在化妆这件事上,可是作了不少的研究。

 

化妆起源六大学说

“脂泽粉黛”一词,最早见于《韩非子·显学篇》,由此可见,2200多年以前就有化妆品了。经过了几千年的发展,中国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璀璨的化妆文化。发展到唐朝时期是第一个鼎盛时期,修饰手法更为细腻,形成了完整的七个化妆步骤,眉形和贴花钿有数十种。明清时期满汉相融、国门初开,是第二个鼎盛时期,这个阶段很多如开在前门的花汉冲此类香粉店生意极为红火,店内的花汉春老牌化妆品、滴珠宫粉甚至一度被充为宫需。近代著名化学家齐如山(1875 - 1962)《中国的固有的化学工艺》一书也谈道:“几百年来,制粉以北京为最。”“宫中所用之脂粉”在晚清时期“有些时归商家承办,如前门外珠宝市路花汉冲香料铺,即是一家,他用宫中制粉方法来制作,最细者名滴珠宫粉”。现代历史学家傅振伦(1906.9.25-1999.5.8中国现代历史学家、方志学家、博物学家与档案学家)《七十年所见所闻》“花汉冲是该店主妇之名,开设于明朝,其匾额为严嵩所书(严嵩所写者尚有六必居酱菜铺及西鹤年堂国药店,一在珠宝市,一在菜市口)。后为厂坊,前为市面。”“清朝在崇文门设关收税,专充宫中胭脂之费,该号(花汉冲)生意因而大盛。”

京剧名伶王凤卿在接受《立言画刊》(1941年第161期)采访录《名伶访问记:王凤卿》中回忆起当年这些老牌化妆品,也是啧啧称叹:“年乃师演关戏为揉脸,当年用老云香阁之银珠油揉抹,个人得师傅亦遵照此法。近年偶演关戏,市上花汉冲香铺尚有‘银珠油’”。

那追溯到最上古时期,化妆这件事,是怎么开始的呢?化妆的起源一般来说来源于宗教、保护、装饰等几个方面。化妆的起源仅用一种学说就难以作出完整的解释,各个社会时期的主导文化不同其起源说也各不相同。

宗教学:是一种宗教行为,用颜色或颜料祛病免灾,祈祷平安,宗教学开始提出化妆学说。

保护学(伪装学):人类为了从某种环境中保护自身,伪装或隐蔽身体,最后这种保护装扮发展成美化手段。

装饰学:原始人从自然中受到启发,把花、动物等图案以纹身的形式画在皮肤上装点了皮肤。

标志身份学:为表示地位或阶级、性别或未婚和已婚等,以集体或个人的形式人们开始了化妆。

追求异性学:为了在异性面前展现自己的魅力而开始装饰身体的学说叫做追求异性学,男女之间的爱情,不管古代或现代都是促进社会发展的推动力。

伪装学:古代人用动物的羽毛或尖嘴、动物骨头、植物色素来修饰脸部和身体,一球获得战争胜利,称这种学说为伪装学。

然而不管出发点是哪个,从什么时候开始女人们开始描眉画唇还是有典可考的。虽然《诗经》成书的时间仍未有定论,它里面不但有丰富的史料和有关世风的内容,对于女子的化妆习惯也有一定的描述,例如“自伯之江,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意思大概是她之所以不怎么打扮自己不是因为没有化妆品,而是丈夫出了远门,装扮起来也不知道给谁看。可见,当时妇女修饰妆容这样的事情已经很普及了。

 

从化妆到化妆品,花汉春等四大春老牌继承了哪些精华?

上古时代,中国妇女的化妆习惯在夏、商、周三代已经开始兴起,而我国古代妇女化妆的主要原料是铅粉。商周时期化妆可能局限于宫廷妇女,主要为了供君主欣赏享受的需要而装扮,直到东周春秋战国时期,化妆才在平民妇女中逐渐流行。殷商时期,因配合化妆而发明了铜镜,更加促进化妆习俗的盛行。因为铅粉是古代妇女化妆的基本材料,而晋雀的《古今注》中说:“三代以铅为粉。”在殷纣时期,就开始用燕地红蓝花捣汁凝成胭脂(当时叫燕支);秦汉时期的《神农本草经》也提到铅丹和粉锡,都说明在商周前后已能制造铅粉和红黄色的铅丹,周文王时,妇女已广泛使用锌粉擦脸。而考古学家在河南安阳殷墟出土的商代宫廷贵族女子的生活用具中,除了梳子、铜镜、耳勺、匕等之外,还出现了一套研磨朱砂用的玉石杵及调色盘似的物品,上面都沾有朱砂,这都足以说明我国妇女的化妆最晚在商代已经出现。

【责任编辑:米少松】

收藏

数字版

tj172

| 关于我们 | 报社招聘 | 免责声明 | 站点地图 | 人员查询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7637706 商务合作:010-67604888 Email:xfrbw218@163.com xfrbwlb@126.com

消费日报社地址 Add:北京市丰台区定安东里20号 邮编 P.C. 100075

京ICP备15058293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0120170031
本报法律顾问: 岳仁东 律师
消费日报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7 by www.xf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130018号